金沙贵宾会网址 > 保健养生 > 撕碎的佛像
撕碎的佛像
2019-11-20 171

做和尚最重要的是戒嗔,做人也一样。

戒嗔所在的天明寺,位于淼镇边上的茅山。山下不远处有一方池塘,刚进寺的时候戒嗔时常和戒傲师弟一起去玩。

撕碎的佛像

有施主看了戒嗔的文章说,想出家当和尚,其实很早就有人有这个想法了,淼镇上有户人家,家境富裕,一直想要个儿子,甚至不惜罚款超生,生了第三胎后,终于得了一个儿子,这样的孩子自然溺爱了些,儿子见到好吃好玩 的,出手就要,索性家中挺有钱的,几乎都可

其实在中国和尚数量也不少,只是相对庞大的中国人口来说,就显得很稀少了,也许就是因为这种少,所以才显得神秘了。

在寺里戒嗔和戒傲关系最好,寺里也曾来往过一些云游的师兄,但年纪都比我们大上不少。这几年又来了两个师弟——戒痴和戒尘,却又比我们小上不少。所以平日和戒嗔最能谈得来的还是戒傲。

撕碎的佛像 天明寺里年纪最小的和尚是戒痴与戒尘,基本上还算是小小和尚,小孩子天性总是贪玩的,两人平日总在寺里蹦蹦跳跳的,还经常变换着不少新花样的玩法。 有段时间,他们两人不知道怎么就迷上了折纸,一直缠着寺里的师兄们教他们折纸,其中也包括戒嗔。 对于折纸,其实戒嗔也不是非常在行,只会一些简单的折法,比如飞机、纸鹤、青蛙等等。而这些折法,不到半日,两人便已经全学会了。可是两人并没有因此放过戒嗔,依然缠着戒嗔要学新折法,万般无奈,戒嗔只好出卖了戒傲师弟,把戒傲推荐给两人,因为戒嗔知道戒傲的花样是比较多的。 这一方法还是挺奏效的,戒傲从网络找了好几款很复杂的新样式去教两人,暂时安抚了他们。 又过了几天,戒嗔正坐在后院的椅子上休息,忽然从角落里飞过来一个纸飞机,转头去看,原来是戒尘和戒痴在实验他们的新作品,他们的身边放着好几个纸飞机,不停的在院子里投掷,看看那个飞机样式和我们平时所折的大大不同,感觉他们没有费多大的力气去投掷,但是纸飞机却可以在天空中盘旋许久才落下来。 猜想这飞机可能就是戒傲教他们的新折法,微微有些好奇,恰好有架飞机停到了眼前,伸手拿过来,仔细研究它的折法,拆开纸飞机,无意中发现,纸飞机里面是有图案的,再拆的多一些,里面居然是半张佛像,边角还有撕开的痕迹,急忙叫来戒痴与戒尘。问他们是怎么回事,戒痴拆开手中的另一架纸飞机,居然是另半张佛像,戒痴有些紧张,他说刚才折飞机的时候,还以为是张白纸,顺手就给撕开了,没有想到是佛像。 一时之间,大家都紧张起来,戒痴与戒尘都没有了玩耍的兴致,一起跑去找几位师父,恰好师父却不在山上,一直煎熬的到晚上,才见到智缘师父。 师父看看撕毁的佛像却说,无心损毁佛像并不是亵渎佛。 真正亵渎佛是什么人呢?应该是一边做着恶事,一边恭敬向佛像跪拜的人。 以为把佛像保养的好一些,修缮的漂亮一些,是救赎自己心灵的好途径是一种非常错误的认识,可这样的人却越来越多了。 我们并不清楚佛在哪里?但有一点是毫无疑问的,那就是佛一定不在纸上。

有施主看了戒嗔的文章说,想出家当和尚,其实很早就有人有这个想法了,淼镇上有户人家,家境富裕,一直想要个儿子,甚至不惜罚款超生,生了第三胎后,终于得了一个儿子,这样的孩子自然溺爱了些,儿子见到好吃好玩 的,出手就要,索性家中挺有钱的,几乎都可以办到。儿子有点任性,但也不是极坏的那种。 有一年夏天,那家人带着刚上三年级的小施主一起上天明寺游玩,他们在佛堂前求佛,父母求佛的内容几乎都和小施主有关,比如希望小施主的学业有成,身体安康等等。 小施主看到和他年纪差不多大的戒尘和戒痴在院子里跑来跑去,无人管束,也不用读书,忽然心生羡慕,对他父母说,想在天明寺里待上一段时间,他父母力劝无果,只能找师父们商量,师父们起先也不同意,挨不住小施主父母的苦求,便同意了,答应让小施主在寺里住上十天,但有个要求,既然在寺里就要守寺里的规则,小沙弥所要遵守的戒条,一条也不能犯。 小施主一心要住在寺里便满口答应了下来,他的父母还有有些放心不下,便请求师父多多照顾小施主,下山后,又差人买了很多东西,送上山来,怕小施主有所需要。 智缘师父让送东西把东西带回去,说小施主在寺里的十天将没有特殊化。

出家人和在家人有多么大区别呢?其实区别很小,九华山上的一个师兄曾经在我们的QQ群里说过,如果戒嗔穿着普通的衣服去大街上,那么十个人中会有九个人以为戒嗔是个秃子,而剩下的一个会怀疑戒嗔是和尚,而且是在大街上塞护符索取钱财的那种。

戒傲年纪比戒嗔小,但是比戒嗔进寺早。他是小时候被放在寺门口的,身世不明,他家人也没有留封信什么的。

晚上时分,智缘师父领着小施主在禅房里,一一向他讲述寺里的规矩,小施主在房间里好奇的东张西望,只是一个劲的点头,也不知道是否把这些话听在心里了。

我的师弟戒傲平时会上网聊天,而且还认识一些聊的投机的网友,只是戒傲很少告诉别人自己的身份,除非是个别特别要好的。在网络中,谁也看不到我们标志性的光头,当然更不会有人猜出我们的身份。

寺里有三位师父,他们是“智”字辈,而我们都是“戒”字辈。

智缘师父讲完,小施主正准备去我们的房间睡觉,智恒师父忽然对小施主说,寺里还有一个规矩,如果戒律满了十条,就要用寺里最严重的刑法来处罚。 戒嗔很奇怪,因为在寺里那么长时间了,也没有听过有什么严重的刑法是用来处罚僧人的。 小施主从第二天早晨就开始不习惯了,四点钟的时候戒尘和戒痴怕他受处罚硬把他从床上拉起来。 他在上早课时,一下子倒在蒲团上打瞌睡,被智恒师父狠狠的打了几下板子。师父讲故事的时候让他倒茶,他又打破了香客的杯子。 渐渐小施主发现原来寺院的生活和想象中并不一样,不仅在生活上,小施主饮食也不习惯,因为我们一天只吃两顿素斋。 那天傍晚,智恒师父还赶走了他家里人派来的给他送零食的人。 晚上小施主在床上翻来覆去很久才睡着觉,连续几天,小施主的戒律一条条的犯着。 第四天的时候,戒傲忽然小声对戒嗔说,让我多看着点戒言,戒嗔疑惑的问他为什么?戒傲告诉我,小施主刚才在院子里一直看着戒言,边看边流口水。 第五天,小施主已经犯了八次戒律了,其他各式各样的小错误更是不断。他父母下午时候来看小施主,小施主扑在他的怀里痛哭,一定跟他们下山,他母亲搂着小施主痛哭,父亲也在旁边不断的叹气。 小施主下山的时候,他父母叫他和我们道别,他也只是胆怯的向我们挥手,然后紧紧的抓着母亲的手,不愿意放开。 据说小施主以前在家里不听话的时候,他父母会说,再不听话让小拐子来把你拐走,但是效果也不是很好,不过现在只要说,再不听说就把你送上山去,小施主就乖乖听话了。 有次,戒嗔问智恒师父寺里最严重的刑法是什么?智恒师父笑着说,我只是怕小施主一直待在寺里不走,所以吓吓他,实际上是多虑了。 有人只看到密林中翠竹清雅,却忽略了树叶下蛇吻浮现,有人只想到有林地间花瓣满地,却不知下面沼泽陷人,有人只听得细雨潺潺,却不知惊雷闪现。 茅山半山腰有香火飘渺,但那不是你想象中的净土。属于你自己的生活一样也可以活的很精彩。

有一天,戒傲忽然神神秘秘的跑来告诉我们,说在网上认识了一个神父,寺里人都大感兴趣,因为我们和他们虽然有着不同信仰,可神父的身份,也足够让人好奇的了。

每年天气热的时候,池塘中满是盛开的荷花。这里有蝉叫、有蛙鸣。因为是山区,所以即使是夏天,夜晚也是凉爽的。池塘的水虽然有少量汇集而来的山泉,不过大部分还是雨水。暴晒下即将干涸的池塘,常在一场豪雨后溢满。池塘里的水并不是很干净,水中生长着不少生物。季节到的时候,盛开的荷花铺满了整个池塘,点点粉色,清雅宜人,淡淡花香随清风飘过,让人难忘。荷叶下有小鱼穿梭,有蝌蚪游荡。风吹过时,浮萍随之而动。也有一些莲藕。待莲藕成熟的时候,戒嗔和戒傲便赤足跑去池塘,踏在柔软滑溜、让人很容易失足的淤泥中,捞一些莲藕出来。

世间有两个字始终无人知道,那就是----满足。

大家七嘴八舌的问戒傲各种问题,比如神父网友是否和我们一样吃素,以及生活习惯等等。

把大大小小的莲藕摆放在岸边,攒得多了,戒嗔就和戒傲一起用小筐抬去山中的小溪边。无论池塘的水多么混浊,无论沾了多少淤泥,这些莲藕只要用小溪里的清水稍微冲洗下就可以食用了。用小刀去掉薄薄的一层浅色外皮,里面雪白剔透。

戒傲只是说,还没有来得及问,很多细节都不知道。

池塘里不仅有植物,也生长着一些田螺,它们静静地潜伏在池塘的底端。田螺有一层坚硬的外壳,还有一个小小的盖子,盖住躯壳,显然比莲藕更容易抵挡混浊池塘水带来的侵犯。不过有些施主告诉戒嗔,他们把田螺捞回家去,放在清水中,再在清水里放几滴香油,不久之后,清水也会变混浊,因为田螺把它们内心的脏东西吐了出来。